仙豆奇缘

时间:2020-09-17

引 子

在我国北方,有一条名叫滦河的大河。据沿河两岸的祖辈人流传,说是在滦河源头的一个山洞里,生长着一株神奇的仙豆秧。这株仙豆秧,每隔三百年开一次花,再过三百年才结豆荚,而豆荚需长三百年方可成熟。且每次开花后只结三个豆荚,一个豆荚里仅长三颗豆粒。也就是说,要经漫漫九百年才能结出寥寥九颗豆粒。这九颗仙豆可不是一般的稀罕之物。平常人,吃一颗,神清气爽;吃两颗,延年益寿;吃三颗,百病尽除;吃四颗,起死回生。

显然,这是一个颇具神话色彩的民间传说。可滦河下游的一个渡口摆渡人信以为真。他还真的缘河而上,去了滦河源头,寻找这传说中的仙豆,并由此蔓生出一段比这个传说还要离奇感人的《仙豆奇缘》。

1. 大鲤鱼牵线好姻缘

小孩没娘,说来话长。这事还真得从两个没娘的孩子说起。

这年阴历十月初一这天,渡口镇的钟镇长,带着七岁的独生女儿钟晴,坐渡船去滦河对岸给亡妻上坟。这滦河河面很阔,白浪滔滔,坐渡船的人不少,男男女女,叽叽喳喳。

当船行至河心时,突然一条金色大鲤鱼从水中一跃而起,高达丈余,险些蹦到船上。人们不由一惊,心说:如果在夏天,这河鱼晒鳞跳跃倒是常见的事,可眼下已是入冬时节,水冷天寒的,鱼怎么会跳出水面?住在河边的人家,都知道有抓“替死鬼”的传说。当他们看见河里出现反常现象时,有人就以为这是水鬼故意在作怪,想逗引人们误入圈套。所以,今天人们看到河里不合时宜地蹦出一条大鲤鱼,便纷纷躲闪着,惟恐被鱼带起的水花溅到身上,沾了晦气。

可小钟晴不懂这忌讳。她见一条欢蹦乱跳的大鲤鱼从河里蹿了出来,虽然被水花溅了一脸,但她只打了个激灵,随即就高兴得直拍小手,开心得在船板上又蹦又跳。哪知在这时候,人们为躲水花纷纷拥向船心,使渡船摇晃起来。只听“啊”的一声惊叫,接着听到“扑通”一声响。人们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,突然见钟镇长扑倒在船帮上,哭喊着“孩子、孩子”,人们才知道是小钟晴掉进河里了。

在滦河岸边长大的人,按理大都通些水性。可钟镇长不会水,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爱女在急流里升降沉浮,忽隐忽现,两只小手还拼命地抓挠着向人们求救。他只好求会水的人救他女儿,并许诺用重金酬谢,还说谁救了他女儿,他愿将镇长位置相让。可此刻,人们只是你瞅瞅我,我看看你,却没人下水救人。其实这些人不是故意见死不救,而是被刚才那条来得蹊跷的鲤鱼吓愣了。他们以为此时有人落水,明摆着是水鬼在抓“替死鬼”,谁敢下水送死!

就在人们心有余悸的时候,又听“扑通”一声,只见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又从船头掉进水里,转眼之间便没了踪影。于是,人们更加断定那条大鱼是个勾魂索命的不祥之物。

约莫过了一袋烟的工夫,渡船突然摇晃起来,接着从河里翻起一朵大水花,水花里伸出一只手来,一下扳住了船帮。人们不由大惊失色,连连往后躲。这时一直默默划船摆渡的老头猛地喊道:“大伙快搭手拉一把,那是我孙子在水里救人呢!”

众人这才如梦方醒,赶紧七手八脚把人拉上船,一看正是刚才“落水”的男孩,只见他跟落汤鸡似的站在船板上瑟瑟发抖,胳膊里紧紧抱着那个落水的女孩小钟晴。

本已绝望的钟镇长,见此情景,一下子惊呆了。他傻愣了好一会儿,才猛地一下扑过去,把两个水淋淋的孩子紧紧地搂到怀里。

当天晚上,钟镇长带了钱和镇里的印章,来到老摆渡家里,兑现白天在船上的承诺。老摆渡默默地抽烟,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自己是个老摆渡,当不了镇长;孙子呢,是那年发大水,他从滦河里捞上来的一个没了爹妈的苦孩子,将来长大了,只能接他的班当个小摆渡,也不是当镇长的料。至于这钱他更不能收,遇人落水,挺身相救,是行船摆渡人的本分。若因此就收受人家的钱,那不成了水贼海盗了嘛?

听了老摆渡的一番肺腑之言,钟镇长感激涕零。最后钟镇长紧紧地握着老摆渡的手,做出了一个再也不容推辞的决定,他说:“我女儿的这条命是您老的孙子从滦河里捞回来的,我这就做主把女儿小钟晴许配给你的孙子,十年后正式完婚!”

老摆渡这回没推却,而是呵呵笑着同意了。

2. 小药王开出救命方

十年光景,一晃而过。老摆渡的孙子长成了结实英俊的大小伙子,早已从爷爷手里接过了篙桨,成了小摆渡;钟镇长的女儿小钟晴出落成了一个可爱的“小美人”,水灵灵、粉嘟嘟的,真个是羞花闭月、落雁沉鱼。

怎奈是自古红颜多薄命,就在钟镇长和老摆渡紧锣密鼓地张罗着给小摆渡和钟晴完婚的时侯,钟晴姑娘竟撂倒在炕上一病不起。钟镇长急得几乎请遍了方圆百里之内的几十个郎中诊治,病情不但没能好转,反而日重一日。不到半年,就把“小美人”熬成了一把骨头架子,看着就让人心疼。钟镇长抱着一丝希望救女儿,不得不从县城请来了“小药王”。“小药王”登门后,一阵望闻问切,便走出屋来对钟镇长摆了摆手说:“令爱跟几年前府上贵夫人得的是一路病症,无药可治,预备后事吧。”

仙豆奇缘

“小药王”从不误诊,说话也不忌口。只要诊出病人是不治之症,便把手一摆,立马走人。因此,“小药王”又被人称为“摆手郎中”。也正因此,尽管“小药王”医术高超,名传方圆百里之外,可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,谁也不愿请他进门,怕就怕他那个“一摆手”。

钟镇长被“小药王”这“一摆手”,“摆”得头晕目眩,心乱如麻。只好让小摆渡代劳,送“小药王”过河回县城。

小摆渡遵命带“小药王”来到渡口,又恭恭敬敬地把他搀扶上渡船,也不等载别的客人,便起锚点篙,专程送“小药王”一人过河。

“小药王”独立船头,望大河东去,奔腾汹涌,远入天际,不由顿生几多人生感慨。不想,还没容他“感慨”出点滋味呢,就见小摆渡“啪”地扔下手中的桨,掀开船板,跳下船舱,举起一把斧子猛砍起船底来。开始,“小药王”还以为小摆渡是在修船呢,可工夫不大,就见船底被砍了一个大窟窿,河水翻滚着往船舱里喷涌。“小药王”惊愕地赶忙上前劝阻说:“小老弟快住手,再砍下去,船就该沉啦。”小摆渡非但不住手,反而越砍越猛,边砍边咬牙切齿说:“我就是要沉了这条渡船。”

“小药王”听了立马瘫倒在船上,试探着询问沉船的缘故。小摆渡毫不隐瞒地告诉他,沉船是为了要送他这位“小药王”见龙王爷。“小药王”一听这话反倒强硬起来,一下从船板上站起来,挺着腰板说:“我一个江湖郎中,靠行医卖药糊口,虽无多大积德行善之举,可扪心自问,也未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,与你小摆渡更是远日无冤,近日无仇。你想要我性命,总得有个说道吧。”

“小药王”的一番慷慨陈词,还真把小摆渡给镇住了。就见小摆渡停下斧子,望着“小药王”,眼里含着泪说:“谁都知道人活在世上,为人行事得凭良心、讲道理,可这世上的事情有几件是容你凭良心、讲道理的呀?别的咱不说,就说说脚下这条渡船的事儿……”接着小摆渡就将十年前他如何救人,如何订亲的事对小药王说了一遍。说完他抹了抹眼泪,叹了口气:“这是一段多么美好的姻缘呀,可就在十年后,男大当婚、女大当嫁的时候,老天却让那个长大的小女孩得了不治之症。你说这老天公平吗?讲道理吗?还有你‘小药王’,在方圆百里之内也是个赫赫有名的人物,人们都传闻你有手到病除、起死回生的本领,可你今天竟然见死不救,一摆手了之。你说,那个已长大的男孩能放你过这滦河吗?”

“小药王”听到这里,终于明白了,心说:看这阵势,今天若是拿不出一个能救钟晴姑娘性命的秘方来,我“小药王”就得跟自己摆手,预备后事了。万般无奈之下,“小药王”这才打开药箱,取出笔墨纸砚,吩咐小摆渡舀滦河的水磨墨,开出了一帖神奇的秘方。仙豆奇缘

小摆渡得此秘方,如获至宝,趴在船板上给“小药王”连磕响头,千恩万谢。“小药王”这才对天出了一口长气,心说:谢天谢地,总算逃过了这一劫。可等他把目光从天上收回落到船上时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只见从船底漏进的河水,已快涌满船舱。这下“小药王”彻底绝望了,他无奈地哀叹道:“一纸秘方,助我闯过了小摆渡这一关,可它能堵住那船底的漏洞吗?看来是天要亡我呀!”

可是,在这危急关头,小摆渡却镇定自若,他先小心翼翼地收好秘方,然后轻轻一拎,把瘫软了的“小药王”扛在肩上,站在船帮上单脚扣住船沿,咬牙一用力,悬空的那只脚猛地往下一踹,便腾空而起,再看那船,一阵倾斜扣了过去,来了个船底朝天。小摆渡扛着“小药王”正好落在了翻扣的船底上。小摆渡将惊魂未定的“小药王”安置妥当,自己便脱了衣裳跳进水里,牵引着翻扣的渡船横渡滦河,把“小药王”送上了对岸。

3. 小摆渡踏上寻豆路

此刻,钟镇长正悲伤地吩咐下人们悄悄给女儿预备后事,突然见小摆渡风风火火地跑进来,举着一张纸狂呼乱喊:“钟晴有救了!钟晴有救了!”钟镇长上前接过那张纸一看,只见上面写着:仙豆三粒,可治不治之症。据《本草纲目》记载:“仙豆,生长于滦河源头之巴彦古尔图山,形似蚕豆,略小,色浅红。传闻九百年一熟,世人罕见,至诚至爱至信者方可得之。”

钟镇长看后,并未露出惊喜之色,等他听说这方子是出自“小药王”之手时,才重重地点着头说:“我女儿有救了,我女儿真的有救了!只是这滦河之源,远在塞外,离我们这里有千里之遥,长途跋涉,翻山越岭,险阻重重。想采此仙豆谈何容易呀!”小摆渡说:“就是走到天边上,我也要把仙豆给钟晴摘回来!”

小摆渡不等过夜,略加收拾,便告别家人上路了。他一路风餐露宿,跋山涉水,也不知越过了几多险阻,闯过了多少道难关,从入冬时离家起程,一直走到腊月根下,终于到了塞外坝上。

腊月二十三小年这天,小摆渡进了滦源城。他一不上饭馆打尖,二不找客栈歇脚,只顾打听那仙豆的事。可一直到了掌灯的时候,街上的商铺也关了,货摊也收了,市也罢了,人也散了,小摆渡也没能打听出个所以然来。

说来也是,这年关跟前,生意人一个个都被那几个铜板支使得滴溜溜乱转,置办年货的主忙着又挑又选,谁有工夫跟他扯闲篇呀。再加上他是外乡人,口音方言不通。他问的话人家听不懂,人家告诉他的,他又听不明白。他想了想,只好先找个客栈住下再说了。可他一连走了好几家客栈,不是伙计放假了,就是东家回了老家,一概不再收留住客。最后,一个小胡同里的马寡妇客栈收留了他。其实,这家客栈也不再做生意,伙计们都已放假回家了,除了东家,只剩一个无家可归的守更打杂的伙计老乐。

说到客栈东家马寡妇,三十上下,人长得体面,大手大脚,她可是个古道热肠、为人爽快的女子。她说谁出门办事,也不能顶着房子背着锅,便答应留小摆渡住下,客房里都已好几天不动烟火,就安置小摆渡跟老乐住一起。马寡妇还亲自下厨,给小摆渡做了一盆莜麦拨面鱼儿。

小摆渡痛痛快快地吃了一盆热热乎乎的拨面鱼儿,躺在热热乎乎的被窝里,却硬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,心里老琢磨仙豆的事。老乐见小摆渡在那里一个劲地“烙烧饼”,以为是他出门在外睡觉“择席”,或年关迫近想家了呢,一问才知道,小伙子原来是在为那仙豆的事发愁呢。老乐猛地一拍大腿说:“这事你问我呀!”

小摆渡一听一骨碌从炕上爬起来,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老乐问:“您老知道这事?”老乐不无卖弄地说:“那我忒知道了。”

小摆渡听了欣喜若狂,听老乐说出一口家乡话,便知是遇上了老乡。细细一问,才知道这老乐本是唐山的一个说乐亭大鼓书的,早年流浪辗转到此,因坏了嗓子才做了客栈伙计。因为他是说乐亭大鼓出身,人们便以“乐亭大鼓”的“乐”字为号,称他为“老乐”。久而久之,连他自己都快忘了自己姓甚名谁了。今天见小摆渡问他仙豆的事,顿时勾起了他的书瘾,于是张口就是一串俏皮话开场:“盐由哪咸,醋从哪酸,王八盖子在哪晒干,这滦河究竟源自哪座名山……”

小摆渡见老乐要长篇大论地讲那个滦河故事,便连忙拦了他的话头,急切地说:“老乐大叔,这故事咱先放一放,留以后慢慢讲,您老快先告诉我,这座山到底离这里还有多远?究竟在滦源城的哪个方向?”老乐见小摆渡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,只好强压下书瘾,简要地告诉他,这座山名叫巴彦古尔图山,由滦源城出北门,过河向北直行三十里,往西拐,再走十里就到。

 1/3   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