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亡通知书

时间:2020-09-07

一份来自未来的报纸提前宣判了死亡的日期,相关的预言一一兑现,死神的脚步声响起来了……

1. 奇怪的患者

杜克是临江市人民医院心脏科的主治医师,由于他首创的“杜氏疗法”,吸引了海内外的心脏病患者,因此刚过四十的杜克,在全市几乎无人不晓,自然也就成了这家医院的一块金字招牌。

杜克现在的事业如日中天,忙得很长时间没有陪女儿出去玩了,气得女儿一见到他,就小嘴撅得老高。这天,他好不容易盼来了空闲假期,准备陪妻子和女儿去野外郊游,以弥补一下自己的亏欠。

正当杜克忙着收拾东西准备出游时,门铃却突然响了起来。开门一看,竟是医院的张院长,在他身后还站着一个陌生的年轻人。张院长突然登门,这让杜克感到十分意外。倒是张院长开门见山:“杜医生,我先介绍一下,这位年轻人叫凌宇,刚从美国留学回来,是欧阳震天的公子。”

说到欧阳震天这个名字,在临江市可谓是声名显赫。他创办的震天集团财势雄厚,曾多次资助公益事业,单单欧阳震天五十岁生日的那天,一下子捐助一百名失学儿童的大手笔,便已经让杜克又敬又畏了。不过,自己和欧阳老先生却毫无关系呀!

看到杜克一脸疑惑,凌宇赶忙开了口:“是这样的,家父近些日子,身体每况愈下,他又十分迷信,根本不肯到医院求诊,每次身体不适,他总是请几个著名医生上门会诊。这次,经我好说歹说,他才总算松了口,同意到医院接受治疗。

我在国外,早就听说杜克医生的大名,所以特来登门拜访。”杜克听了,想起这些天的郊游计划,本想张口回绝,但看到站在一旁满脸期待的张院长,杜克只得点了点头。

两人离开后,杜克一脸歉意地望着女儿,女儿小嘴一撅,转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,他只好求助地望着妻子。一向善解人意的妻子笑了笑说:“你去忙吧,女儿的思想工作交给我。”杜克的妻子叫唐希,是报社记者,她能抽出一天时间去郊游也很不容易,现在郊游作罢,她却毫无怨言,这多少让杜克有些欣慰和感激。

等杜克匆忙赶到医院,已经是中午时分了。他快步走进了特护病房,这病房的落地大窗,正对着曲折蜿蜒的东江,有山有水,风景如画,微风轻吹,环境幽雅。杜克进入病房,仔细打量了一下躺在病床上的欧阳震天。只见他双鬓挂霜,神态显得有些疲倦,但是眉宇间仍然透着一股威严。不知为什么,这种目光竟然让杜克有些不寒而栗。

欧阳震天似乎不太欢迎杜克,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,杜克只简单地询问了几句病情之后,病房内便沉默了。站在病床前的凌宇一见这情况,赶忙过来招呼:“杜医生,家父的病,就全拜托杜医生您了。”杜克扫了一眼凌宇,心想:欧阳震天唯一的儿子怎么姓凌?不过这疑问只是一掠而过,随即他微笑着说:“我们医生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,我一定竭尽所能。”

凌宇听了这几句话,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而欧阳震天只是望了望杜克,又望了望凌宇,一句话也没说,却把头扭到了里侧。杜克见了,心说:看来父子俩的感情并不是十分融洽呀!

杜克和凌宇说了几句客套话后,正准备抽身退出病房时,欧阳震天却突然发话了:“杜医生,麻烦你每天给我两粒安眠药。”

杜克一愣:“安眠药?可是,你的心脏病,根本不能……”但欧阳震天又把头转向了里侧,不再理会杜克的话,这让杜克十分尴尬。凌宇朝杜克点了点头,示意他只要照做就行。杜克从来没见过如此霸道的患者,差点摔门而去,但他还是努力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,很有礼貌地退出了病房。

杜克离开后,凌宇似乎有些不满:“爸,你刚才……也太过分了吧?”欧阳震天粗暴地吼道:“你不要管,你只要把公司管好,其他的事你都不要插手!”凌宇一听这话,瞪着红红的眼睛说:“公司,公司,在你的心里全部都是公司,难道就没有一些其他的东西?”看到儿子竟敢顶撞自己,欧阳震天愤怒了:“你出去,我不想看到你!”紧接着,便是凌宇摔门而出的声音。

欧阳震天的病确实不轻,但在杜克的精心治疗下,欧阳的病情不但日渐好转,连他的脾气也渐渐地好了起来,常常和杜克有说有笑,而凌宇,却很少来医院,即便是偶尔来一次,也是匆匆而来,匆匆离开。

关于欧阳家族的家事,杜克也多少有了一些耳闻,至于更具体的缘由,杜克也不得而知,也不便细问。他只是觉得,原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连赫赫有名的欧阳家族也有烦心事儿。这么一想,杜克不由得暗自庆幸自己家庭的温馨,想起心爱的妻子,可爱的女儿,杜克心中不由涌上一股喜悦和满足。

这天,杜克像往常一样来到欧阳震天的床前,简单地帮他做了全身的检查之后,欣慰地对他说:“欧阳老先生,恭喜你啊,你的身体一切正常,各方面都恢复得很好。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,相信很快就能出院了。”欧阳震天只是笑了笑,而站在一旁的凌宇倒有些意外地问:“杜医生,你是说家父的病,很快就能出院?”杜克一脸欣喜地点了点头。可是凌宇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,刹那间他的脸色变得苍白,随口“哦”了一声,便走了出去。

2. 神秘的包裹

这天是星期天,杜克正在家里休息,门铃忽然响了起来。杜克开门一看,是一位邮递员站在门口:“请问你们谁是杜克先生?这里有他一个包裹。”杜克感到诧异,虽说以往也曾经有过患者寄来一些譬如土特产之类的东西,但杜克从不接受患者的礼物,患者寄来的东西,他总会原封不动地退回去。更何况,杜克的家庭地址是保密的,怎么会有人直接把东西寄到家里来呢?带着种种的疑惑和不解,杜克接过包裹,回到里屋,他要看一个究竟。

包裹不大,里面只有一张破报纸和两张照片。一张照片上是一辆墨绿色的本田轿车,停在一处墓园的门口;另外一张照片则是一家专营店的特写,门口是几只舞狮,场面非常热闹,显然是一家刚开业的新店。再看报纸的顶部却写着“天国的召唤”五个隶书大字。杜克手捧着这几样东西,不由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:“这是什么意思?怎么会有人寄来这几样莫名其妙的东西?”

杜克的眼光不由又落在那张破报纸上,《临江晚报》,那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报纸,杜克曾经化名“风语”,在上面发表过多篇文章,但他实在搞不懂寄张报纸有何用意。但当杜克看到报纸的标题时,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。报纸上的消息不多,但是大标题上却清楚地写着《著名医生杜克先生,今日凌晨离奇死亡》。

他一下子明白了“天国的召唤”这句话的含义。杜克当然不会随便相信这些鬼神之说,他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,自我安慰道:“也许只是某些人的恶作剧吧。”可当他看到报纸的出版时间时,他再次愣住了,报纸是三月十号的,而今天,才刚刚二月十号,也就是说,这是一份一个月后的报纸,是一份来自未来的报纸。

死亡通知书

这一天,杜克是在神情紧张迷茫中度过的。等到妻子女儿全都睡着了以后,杜克悄声下床,来到了自己的书房,重新拿出那个包裹,仔细端详起来:上面没有寄信人地址,自然查不出包裹是从哪里寄来的。他又重新看了看报纸,在那个让杜克触目惊心的标题下面,还有两则快讯:一则的内容是“大型公益植树活动落下帷幕,两周辛苦换来百年平安”;另一则的内容是:“震天集团董事长欧阳震天,在杜克医生近一个月的精心治疗下,已于近期出院。”

杜克心里清楚:凭着自己的精湛医术,欧阳震天痊愈出院是迟早的事情;而眼下正值初春,植树也未必没有可能。想到这里,杜克不由得心烦意乱起来。这时候,妻子唐希悄无声息地走了过来,她看到了桌子上的包裹,好奇地走上前去:“咦,这是什么东西?”杜克赶紧把那些东西塞进了书桌里,望着妻子惊讶狐疑的目光,他突然心不在焉地说了一句:“唐希,如果我死了,你怎么办?”

唐希赶忙捂住了他的嘴,嗔道:“傻瓜,不许你胡说。”杜克望着自己心爱的妻子,只好把话又咽了下去。看着欲言又止的杜克,唐希心里明白:杜克不肯对自己说明事实的真相,肯定有他的苦衷。凭着记者职业的特殊敏感,她觉得这件事情肯定非同寻常。

很快一周过去了,并没有出现什么反常情况,杜克的情绪也渐渐平静了,他想,可能真是某些人的恶作剧吧。想不到自己一个无神论者,竟然也相信起了宿命安排。杜克不由暗自嘲笑起自己来。然而紧接着发生的一件事情,让杜克重新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之中。

 1/4    1 2 3 4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