夺命狗头金

时间:2020-09-02

控制欲望,它会变成你前进的动力;被欲望控制,它会把你变成最邪恶的魔鬼。群魔狂舞,一场血腥的战争即将开始……

引 子

狗头金是天然形成的金块,形似夺命狗头金

狗头,一般重三四公斤。这种黄金极为罕见,而它的发现则与成吉思汗有关。

相传,当年成吉思汗率领大军西征,经过阿尔泰山的时候,发现一处山谷里松涛阵阵、流水潺潺,两岸沙滩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灿灿,景色奇异,好似仙境。成吉思汗觉得很奇怪,便问随行国师沙滩怎么会闪光?国师告诉他阿尔泰山是产金宝地,沙滩里很可能含有沙金。

成吉思汗纵马来到河边,抓起一把砂子,果然见砂中含有金屑。成吉思汗大喜,当即命令留下一队人马开矿淘金,换取物资供应军需。

西征的队伍走后,留下的那队人马立刻大干起来,不到半个月就淘采出了一百多两黄金,大量的黄金勾起了人们内心的贪欲。队长率先中饱私囊,士兵们也纷纷效尤,有的偷有的藏,早忘了什么支援西征。

终有一天,几个士兵发现了一块狗头金,这块硕大的金疙瘩更加激起了人们疯狂的占有欲。几个人之间的争夺很快蔓延开来,一场你死我活的残酷搏斗开始了,士兵们变成了失去人性的野兽,金色的山谷变成了血腥的战场……

一个多月后,成吉思汗见没有采金队伍的消息,便亲自率领卫队前来查看,他们一进山谷就惊呆了。只见山谷里尸骨遍地,血污狼藉,金色的河滩失去了光彩,大群秃鹫在天上盘旋,被秃鹫啄光的白骨堆里,一块硕大的狗头金闪光耀眼……

一切都明白了,国师不禁长叹一声:“人之贪欲,乃至如此啊!”

1. 粪坑里埋藏了狗头金

几百年过去了,阿尔泰山已好景不再,从前的采金人已经和当地人融合在一起,打鱼放牧种庄稼,虽然谁也没有见过狗头金,但狗头金的传说仍旧是人们茶余饭后最有味儿的话题,看到谁家有了喜事就会调侃道:“看你乐的,捡到狗头金了?”

这年春天开河了,村民们又忙碌起来。村里有个叫丁山娃的小伙子和表弟王财结伴去打鱼。他们避开村边人多的地方,走到河流上游的转弯处捕鱼,撒下网去果然网网不空。忙到天快黑的时候,丁山娃的网不知被什么东西挂住了。他顺着网向水里摸去,摸到了一块挂住鱼网的东西,他把那东西往旁边一掀,只觉沉甸甸的颇有分量,等一鼓劲儿把那东西搬出水面,仔细一瞅,原来是一大块暗黄色的石头。

夺命狗头金

那石头的形状像个小牛头,是上面两个突起的犄角挂住了鱼网。丁山娃捧着石头犯起了嘀咕:这块石头不过小牛脑袋大小,咋这么沉啊,难道……他脑子里突然闪出一个念头,心猛地狂跳起来。

旁边的王财看见他抱着块黄石头发呆,问了声:“啥东西?”就伸手去接,却没想到会这么重,手一软,石头“扑通”掉下来砸在脚上,疼得他抱着脚丫哇哇大叫起来:“哎哟哎哟,是……是狗、狗头金吧?”

这一声叫得丁山娃返了魂,他急忙脱下衣服包起黄石头,连鱼网都顾不得收,抱着就往家里飞跑。王财坐在地上揉着砸痛的脚,揉搓了半天,等疼劲儿过了,才爬起来匆匆收了鱼网,跛着脚追到了丁山娃家。

丁山娃家里门大开着,一进屋就见丁山娃满脸沮丧地正在发呆,王财忙问:“狗头金呢?”丁山娃叹了口气,指着桌上一小块黄石头说:“你看吧,这就是我敲下来的一个小牛犄角,啥狗头金呀,就是块烂石头……”王财一愣:“那烂石头呢?”丁山娃“唉”了一声:“不小心给掉粪坑里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王财刚要开口,却又把要说的话咽进肚里。这王财岁数不大,却是个人精。他心里说:丁山娃呀丁山娃,你是怕见者有份儿,想饿狗护食——要独吞吧!什么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表兄弟,屁,你是得了宝贝就六亲不认了!他气得一掌把小黄石头拨到地上,然后一瘸一拐地就往外走。

丁山娃哪晓得他为啥生气,还在后面嘱咐道:“别在外面瞎嚷嚷,让人家听了笑话。”

哪知,丁山娃这个嘱咐倒提醒了王财:我凭啥不嚷嚷?你不仁别怪我不义,我先闹他个满城风雨,然后再来个浑水摸鱼,狗头金可不会开口说话,山里跑来的野马——谁抓到是谁的!

王财果然会呼风唤雨,他拿砸肿的脚丫子作宣传品,不过一天,消息就传遍了全村,自然也传到了村主任邬有仁的耳朵里。

在这个村,邬有仁虽说长得小眼睛秃头不起眼,可却是个一跺脚全村乱颤的人物。他听到风声,小眼睛一眯,马上派儿子喊来了王财,看了他的脚丫子,听了他的诉说,心里立刻像钻进了一窝蚂蚁——痒得发慌。可他沉得住气,他料想丁山娃这个老实巴交的小伙子不敢目无领导,一定会主动来找他汇报的。

可是,邬有仁高估了自己的威信,他等到第二天也不见丁山娃上门。邬有仁坐不住了,再也顾不得摆架子,气呼呼地到丁山娃家兴师问罪来了。丁山娃毕躬毕敬地敬茶让座,可一问到狗头金就傻傻愣愣,说王财是财迷心窍看花了眼,那不过是块挺像小牛脑袋的黄石头,让他不小心掉进粪坑里了。

邬有仁当然不信,两眼刀子似的直逼丁山娃,丁山娃赶紧拿出一小块黄石头,说:“喏,这就是我敲下来的一个小牛犄角,你看是金子吗?”邬有仁拿起来掂了掂,虽然比一般石头重了些,可怎么看也不像金子。邬有仁也有些拿不准了,他警告丁山娃:“小子,你听着,狐狸骗不过猎手,棕熊斗不过老虎,想想撒谎是啥下场!”说罢,揣着那块小石头走了。

夺命狗头金

邬有仁回到家里,想起王财曾在金矿打过工,便叫儿子把他招呼过来,让他好好看看那块小黄石头。王财点头哈腰地接了过来,刮下些粉末冲洗了一会儿,又一本正经地拿放大镜照了半天,才说这是块含金的富矿石,按含量估算,那块小牛头大概能提炼出五克多金子。邬有仁一听,气得破口大骂:“五克?才值五百多块钱!你不是大嚷大叫是狗头金吗?瞎了双眼的看家狗,到处呱呱的乌鸦嘴,滚!”

王财挺高兴地滚了出来,他把这件事宣扬出来是为了浑水摸鱼,可不想有人插手竞争,现在瞒过了邬有仁最好,挨顿骂也值了。

王财根本不相信丁山娃会把狗头金扔进粪坑里,他认定丁山娃说这话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这家伙一定是反穿皮袄进牧场——装佯(羊),把真的狗头金藏起来了。王财“嘿嘿”一阵冷笑后拿定了主意:管你使的什么障眼法儿,我是有鱼没鱼先撒网,先去粪坑探个虚实,你不承认捡了狗头金更好,等我把狗头金搞到手,让你偷吃肉咬坏了舌头——有嘴说不得!

当天晚上后半夜,王财扛起耙子悄悄来到丁山娃家,他侧耳听听屋里鼾声平稳,便放心地来到后院茅厕,搬开盖在粪坑上的石板,轻轻把耙子伸了下去。

粪坑足有半人多深,坑里的粪水又粘又稠,耙子一搅汩汩冒泡,熏得王财直干呕,他憋着气侧着头在坑底耙拉,三耙两耙果然耙到了一个东西,往上一拉很有分量,这不是狗头金是什么?

王财换了口气,憋足力气往上耙,拉到半截,耙子齿一滑又掉了下去。王财往坑边靠了靠,攒足劲儿又猛地一拉,却不防坑边又腻又滑,两脚一“哧溜”,“扑通”一声跌进粪坑,足足灌了一大口粪水。他拼命挣扎站起来抓住了坑沿,只觉肚子里翻江倒海,忍不住哇哇呕吐起来……

突然,丁山娃屋里的灯亮了,紧接着传来一声吆喝:“什么人?”王财一听慌了,竟猛地一蹿,爬出粪坑撒腿就跑。他满身粪水淋漓不敢回家,一溜烟儿跑到村外河边,也顾不得山上下来的水冰凉彻骨,就“扑通”跳了下去。他忍着冰冷在水里趴了好一阵子,直到确定没人追上来,这才洗去粪水,然后哆哆嗦嗦地回家了。

2.半夜里跑来了大棕熊

王财掉进粪坑的扑腾呕吐声惊醒了丁山娃,等他披上衣服冲出屋来,只看到一个逃跑的人影。他猜想这个人是冲着狗头金来的,他不想追也不想张扬,管他是谁吓跑就算了。丁山娃无可奈何地摇摇头:明明是块石头嘛,犯不上为它瞎折腾!其实,当初丁山娃抱着石头往家里奔时,的确以为那是块狗头金,可是回家敲下来一块才发现只是块石头,他大失所望之后觉得把这么重的石头扔了也可惜,不如把它垫在粪坑边的凹地上吧。于是他就抱着石头往那凹地一扔,不料坑边上的土已经被粪水泡酥,石头“咕咚”一下子滚进了粪坑里,溅了他一脸粪水。他顾不得那块石头,慌忙跑回屋里洗脸换衣服。当时觉得掉进粪坑也好,免得别人看了笑话,谁知道自己说了真话没人信,反倒招来了贼惦记,搅得大半夜不得安生。

 1/4    1 2 3 4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