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回乡长真过瘾

时间:2020-10-13

    杨老万是个放羊的。老万不老,今年才32岁。今天早晨放羊时,不小心让羊啃坏了村长家的两棵小树苗。村长二话没说,虎着脸牵了两头羊就要走。
    杨老万怕事情闹大了不好,就满脸堆笑地拦住村长说:“村长,实在对不起,我没把自家的羊管好,啃坏了您家的树苗,我向您赔礼道歉!”
    村长说:“光赔礼道歉有什么用,你知道今天犯的是什么错吗?”村长咽了口水,煞有介事地说:“你今天最起码犯了三大天条,一是对抗政府号召,破坏绿化造林。二是破坏生态环境,危害全村百姓,三是……”
    村长的话还没说完,杨老万的额头早已冒出汗来,忙打断村长的话说:“村长,您别无限上纲了,我给您重新栽两棵,不,给您栽十棵总行了吧。”可村长仍旧不依不饶,说:“你犯了那么大的错,光栽几棵树可不行,还得罚款!”
    杨老万想,罚款就罚款,那两棵小杨树高不满一米,粗不及小拇指,最多也就值一元钱一棵,我就算你5元钱一棵。想着,就掏出10元钱递到村长面前。
   村长见了,把眼睛瞪得似小鸡蛋,吼道:“杨老万,你是在哄三岁小孩,还是把我当叫化子呢!”杨老万问:“那您说要多少?”村长说:“既然是罚款,就是带惩罚性的,罚轻了你以后能吸取教训?每棵至少100元!快回家去拿钱吧!”说完,昂着头,牵着羊就走了。
    杨老万那个气呀,那两棵小杨树做烧火棍都没用,能值200元吗?他想冲上去评理,但他知道村长平时利用职权,横行霸道,欺压百姓,与他讲理等于对着石狮子放屁!那怎么办呢?他脑子一转,办法有了,去找能管他的人,让乡长来管管他!
    说来也巧,一个月前才调来的这位新乡长,叫杨新。不仅与杨老万同姓,而且和杨老万同年同月同日生,还是高中时的同班同桌同学,是铁哥们。后来杨新考上大学,杨老万落榜,再后来杨新当了乡长,杨老万在家放羊。杨新调到这个乡来当乡长,还悄悄地请杨老万喝过一次酒,说了许多知心话,其中有句话是:“老万,你放你的羊,我当我的乡长,别让别人知道咱俩是同学,要不大家都麻烦。”
    杨老万理解乡长和他说的悄悄话,可是,现在村长如此欺压他,他能咽得下这口气?杨老万给乡长挂了电话,约定了见面的时间。
难道我不像乡长吗
    这天,杨老万特地穿上了平时都不舍得穿的中山装,头发也用梳子沾了水梳理得整整齐齐的,往镜子前一站,人还挺精神的。收拾停当,杨老万蹬上自行车风风火火地就直奔乡政府。到了乡政府一问,秘书告诉他乡长正好有急事出去了。不过,乡长临走前有交代说如果杨老万来了,先让他在乡长办公室里等会儿。
    秘书把杨老万带进了办公室,招呼他坐下,又端上了茶水,然后把门带上出去做事了。
    杨老万头一遭进乡长的办公室,感觉很新鲜。东瞅瞅西摸摸,看见乡长办公桌上放着一摞文件,心想:这乡长平时都忙些啥,我老万今天倒是要来开开眼。于是,杨老万轻手轻脚地在办公椅上坐下,抬手翻看起那摞文件。杨老万发现最上面的这份是红头文件,内容是县委关于转变干部作风的。
    杨老万很有兴趣地看了起来,这一看可把他高兴坏了,因为这个文件尽是为老百姓说话的,对有些乡村干部欺侮老百姓的粗暴作风提出了严厉批评!文件上还说,凡屡教不改的,就坚决把他们撤掉!
    杨老万觉得自己的腰杆子硬了:村长不是想要200块钱吗?好啊,你朝县委要去!
    这时候,门“咣当”一声被推开了。进来的是一位60岁左右的老汉,气喘吁吁,满头大汗,一进门就问:“你是……你就是杨乡长吧?”
    杨老万吓了一跳,赶忙连连摆手说:“不不不,我不是,我是……”
    话还没说完,老汉一把拉住杨老万的手:“杨乡长,我终于找到你了,你就不要推辞了,我不是来要求救济的,我今天是来告状的。” 杨老万还想辩解什么,那老汉又抢白道:“杨乡长啊,我是柳河村的,你不知道啊,我们村的村长实在太不讲理了……”
    杨老万一听是柳河村来的,心想自己曾经去过柳河村,那个只有百八十户人家的小村庄藏在山坳里,离乡政府足足有三十里地,山路又很难走。那老汉从这么远的山区跑来,肯定有天大的冤屈。于是杨老万先请老汉坐下,然后四下里打量了一下,走到窗台边给老汉泡了一杯热茶,又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来递了一支过去,然后说:“大伯,你走累啦,你先歇歇气。来,喝口水把气顺了,慢慢再说。”
    老汉愣了,瞅着杨老万给自己敬烟端水,满脸疑惑地问:“你,你是乡长吗?”
    杨老万看了看自己,呵呵一笑,反问道:“大伯,难道我不像吗?”
    老汉忙说:“像,像。不过,我听说当乡长的脾气都很暴,一个个横眉竖眼,招惹不得……”
    杨老万说:“大伯,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。你见过几位乡长啊?”
    老汉说:“除了你杨乡长,我是一位也没有见过!我成天在山上放羊,离乡长很远很远!”
    听说老汉是个放羊的,杨老万心里倍觉亲切,就把椅子搬过来,和老汉肩并肩地坐在了一起。
我不告我们村长了
    喝了那杯茶,抽了那支烟,老汉的心情平静下来,一字一板地和杨老万诉说起了自己的委屈。老汉说今天早晨他的一只羊跑进村长的菜园地里,吃了村长的两颗白菜,村长先是牵走了他的羊,后是让他到村委会谈话。他向村长赔礼道歉也不行,赔给村长白菜也不行,按行情给村长掏钱也不行;村长扔给他20元钱,非要买了他那只肥羊不可!他说:“村长,我这么大一只羊,就值20元钱吗?”村长说:“我罚你180元钱,再给你20元钱还少吗?”他问:“村长,为什么非要买这只羊?”村长说:“我想买,你管得着吗?”后来才有人悄悄地告诉他,说中秋节就要到了,村长买了这只羊是要给乡长送礼!老汉义愤填膺地说:“村长这不是逼我吗?你买我的东西,总得买卖公平,总得经过我的同意呀!”
    杨老万听了老汉的诉说,觉得柳河村的那个村长就是自己这个村的村长,而浑身散发着羊腥气息的老汉就是自己。杨老万浑身热血沸腾,决定假冒一次乡长,给老汉一个满意的答复!
    于是就对老汉说:“大伯,你说的情况真实吗?经得住调查吗?”老汉说:“我要有一句假话,我就是一只四条腿的狗,就遭天打五雷轰!”
    杨老万笑着说:“大伯,你言重了。”
    杨老万拿起桌子上的那份文件,递到老汉眼前说:“大伯,你别着急,别上火,别丧气。你看上边出了文件,县委和中央都给咱老百姓撑腰做主,不会让个别人胡作非为!”
    老汉的眼睛瞪大了:“我的官司能赢?”
    杨老万说:“肯定能赢!一会儿我就给你们村长打电话,让他把羊还给你。不过你也有错,你应当把你的羊管理好,不能让羊糟蹋别人的庄稼,你得赔你们村长两颗大白菜。”
    老汉听了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杨老万面前,抬起头来时已是满眼泪水。
    眼下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,乡长还没有回来。杨老万送老汉走出乡政府大门时,本来想请老汉在附近的饭馆里吃顿饭,可是身上钱不够,只好给他买了五个馒头一瓶饮料,让老汉在路上吃。想不到那老汉又是“扑通”一跪,杨老万怎么拉他都不肯起来,老汉说:“杨乡长,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,要不我就不起来。”
    杨老万说:“老人家,你说吧,我答应你。”
    老汉说:“我不告我们村长了,也不要我家那只羊了。”
    杨老万奇怪地问:“这是为啥?”
    老汉说:“你是一个好乡长,我心甘情愿让村长把那只羊送给你,你也别处罚村长了。”
    这一回杨老万的泪水汹涌地流出来,打湿了脚下的黄土地。
    杨老万回到乡长办公室时,乡长还没有回来。杨老万决心等到乡长回来,给他汇报老汉的事情,让他马上给柳河村的村长打电话,还那老汉一个公道。